石溿豆子——已经被关进小阁楼

因为没有为社会主义的建设添砖建瓦而被抓起来了( ̄ε(# ̄)☆╰╮o( ̄皿 ̄///)

【维勇】Drama King(一发完结)

这篇的老维已经不能算戏精了。
他是影帝٩( ᐛ )و
这次是小甜饼妥妥的√

—————————————————————————

一旦发现自己喜欢上了一个人。
递情书什么的那都是十四五岁小朋友干的事。
而成年人应该学会勾引。
做法一般有三种:变成猫咪,变成老虎,或者……
变成被雨水淋湿可怜兮兮的小狗。






啊——
他又来了。
银发的男人一踏进这个喧闹的酒吧勇利的视线就被吸引过去。

那个男人是半个月前开始来经常来这里的。

他不像别的客人在这里寻欢作乐,来的时候总是带着一脸疲惫,眼底带着淡淡的青色,隽秀的眉不自觉的下塌,只是安安静静的坐在吧台的角落。

每次都是叫一瓶洋酒然后自斟自饮,一杯接着一杯的喝,那姿态说是借酒消愁更为贴切。

一般待到午夜十二点,差不多勇利下班的时间,就会留下结账的钱后沉默着离开。

不做更多的举动,不跟任何人说话,虽然是一脸脆弱,但同时也透露着生人勿近的讯息。

这些天来倒也没有人来打扰他。

连勇利也是看到他在用信用卡付账时的签名才知道他叫维克托。


勇利心不在焉的晃动调酒壶,满心满眼都是这个气质忧郁又魅力十足的男人。

维克托跟酒吧里嗨翻的人群格格不入,旋转的光斑从他俊美的脸上一遍遍晃过,深刻了他本就立体的五官。

好奇心和点点怜惜让勇利将自己调酒站的位置向这个银发男人靠近几步,再靠近几步。

想要更了解他。

做什么工作?

到底有什么烦恼?

勇利忍不住开始胡乱猜想。

也许是在生活职场上受了很大的挫折?

不对,不是那么回事,勇利看着他身上从不重样的昂贵服饰推翻了自己之前的想法。

这人至少物质上绝不匮乏。

那到底是什么事会让这样的人总是愁眉不展呢?

难不成是情伤?

开玩笑的吧?

想到这个可能勇利胸口闷闷的。

居然拒绝这么优秀的男人,那个女人一定是眼瞎了。
勇利第一次羡慕那些巧舌如簧的人,这样也许他就会有勇气上去跟维克托搭讪。

今天维克托似乎情绪比平时更加低落。

点的酒比以前的都要烈。

喝的也急,脸上写满了苦涩,仿佛随时都要哭出来。

勇利的心也跟着揪起。

本来已经听惯毫无品味可言的重低音dj,此时惹的他心烦意乱,节拍的震动裹挟着人群各种各样的怪嚎一下一下敲在五脏六腑,瓦解后随着血液流向全身。

原来自己对这个男人的在意已经达到这个程度了吗?

草草调完递上来订单的鸡尾酒,勇利扫视着吧台。

想为维克托做点什么。

一句安慰或者一杯温热的蜂蜜水。

不管他是不是需要。

做点什么,什么都好。

维克托的眼里已经开始闪着泪光,勾下头将整张脸埋进阴影。

勇利再也看不下去了,鼓起勇气走他面前,将调好的蜂蜜水推过去,“那个……”

听到有人跟自己说话,维克托抬起头来,脸上带着一点惊讶,眼角是湿润的,有点发红。

这是勇利第一次跟他对视,当自己被这双冰蓝的眼睛注视着的时候,心脏骤然漏了一拍。

你完了……

勇利听到自己脑海里有个声音这么说。

掐了自己大腿一把,勇利克制着自己紧张发抖的声线,“你还好吗?”

问完后,勇利抿起嘴等待维克托的反应,像是等待审判一样,大脑里像是塞了一团胶水,思考无能。

然后他就看到这人慢慢收拾脸上的惊讶,努力放松眉头,扯起嘴角最后只能是露出一个明显是逞强的笑容。

笑的比哭还难看。

“我想,我还好……”下一秒眼泪就涌出来了,在昏暗的光线下,泪珠挂在他长长的睫毛上折射着银色的光,“也许吧。”

重击!

勇利的心理防线瞬间被冲的支离破碎,现在除了心疼没有别的感受,什么紧张什么胆怯全都顾不上了。

“你一点也不好!”勇利将放在旁边的蜂蜜水沿着杯口抓起,塞进维克托手里,“难过就不要硬撑啊,要是……”

勇利突然顿了顿,也许以他们现在的关系——基本上是陌生人的关系,对方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说这样的话确实有点自以为是,但是他顾不得那么多了,“要是你愿意,我可以当你的树洞,说出来心里会好受很多……我嘴很严的。”

说完还做了一个将嘴拉上拉链的动作。

也许是他的行为取悦了维克托,他终于止住了眼泪,依旧强撑的笑着,“真的可以吗?调酒师先生。”

勇利连忙点头,态度简直不能再真诚。

维克托双手捧着温热的蜂蜜水杯,开始了他的表演……

不是,我是说,开始了他的倾诉。

“差不多两个星期前,我对一个人一见钟情了。”

这个开头听的勇利目光暗淡下来。

啊……他果然是有喜欢的人了。

“后来我就每天都去他工作的地方看他,但是他却从来没有注意到我,甚至连一句话都不曾跟我说过。”

“这个那个人的问题,你很好。”勇利忍不住插言,“他眼光很差。”

不知这句话哪里戳到了维克托的笑点,他居然真的笑出来,跟之前那种勉强的笑不一样。

维克托食指曲起抵着嘴角,“也许你说的是对的。”
“但是他对我的不理不睬真的让我难过极了,你明白吗?毕竟我是第一次这么喜欢一个人。”

“是的,我明白,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爱情更让人备受煎熬的了。”勇利打心底嫉妒维克托嘴里说的那个人。

维克托眼里充满了深情……
……啊又错了,我是说充满了感激:“你的理解让我好过多了。”

他像是重新打起了精神,站起身准备买单,“这样独自烦恼也没有意义,我觉定今天去告白试试看。”

“那……祝你成功。”这句话仿佛抽空了他全身的力气,语气里全是苦涩。那个人一定会接受维克托的,准确的说,勇利不相信有人能狠下心拒绝维克托。他没机会了。

“借你吉言。”

勇利看着维克托离去的背影,手掌死死的握着,连指甲嵌进掌心的疼痛都没有察觉。

在他看不到的角度,维克托笑得一脸奸计得逞。



当勇利照常十二点下班准备回家,出门却发现外面下起了大雨。

“呣……”苦恼的望天,“连你也欺负我吗?我可是刚失恋哎……”

“那太好了。”

身侧突然出现一把长柄伞。

勇利听见那他听过一遍就不会忘记的声音,愕然转头,看到那个早该走掉的人,温柔的笑着。

“你……”不是应该去告白了吗?

“我在等你哦。”维克托一扫之前的疲态,朝勇利抛了个wink。

站在勇利对面伸手抵在他身后的墙上,把人困在自己与墙壁间的小小空间中,“刚刚听见你说自己失恋了,是真的吗?”

这样的距离,只要维克托再稍微低点头就能吻上自己。
勇利只觉得心脏咚咚直跳,仿佛真的有小精灵在胸腔作妖,“我……”

“好了,不管是不是真的啦。”维克托仗着微弱的身高优势紧紧相逼,“总之,我是来告白的。”

“哎?!”一瞬间似乎全身的血液凝固了,“你说什么?”

“我说啊。”维克托看着愣住的勇利笑容逐渐宠溺,这人怎么能这呆这么可爱呢?

“我是来告白的。”维克托郑重的重复一遍。

“可是你不是……”勇利回想起刚刚维克托对自己的那些倾诉。

现在才后知后觉明白他当时的意思。

原来……

维克托说的就是自己呀?

勇利觉得太丢脸了,他还无意中骂了自己眼光差。

看着勇利羞红了脸,维克托忍了又忍才没去咬一口他的脸蛋。

“所以……勇利的回答是什么?你可是祝我成功了啊。”

从求而不得到被心上人告白,这巨大的反差砸的勇利晕晕乎乎,除了答应他还能做什么呢?








至于后来勇利发现从一开始维克托就是故意假装失魂落魄来赢取自己同情心,而自己还真的被骗到了恼羞成怒闹要分手。
那就都是后话了。

评论(16)

热度(237)

  1. 蜜蘋果石溿豆子——已经被关进小阁楼 转载了此文字
    影帝維克托,我服了你了😂